七零后业余资深爱乐人长成记

作者:忘忧爱乐
坐标:大华府(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

我1974年出生,从小生长在一个音乐氛围非常贫乏的环境。我的祖辈都是贫农,我的父亲母亲考上了中专,毕业一起分配到东北。我是在重工业大厂区的子弟学校的环境里长大的。我小时候学习成绩非常好。那个时候家里普遍经济条件不好,读书好能上重点大学的孩子,家里一般是不会推孩子去学各种音体美的才艺的。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在一个自己用硬纸壳做的键盘上弹奏的暗淡心情。

我1992年到北京去读医学院本科。从1992年到2000年,我在北京读书工作,然后赴美留学。有人说,人生的幸运之一,是在很年轻的时候,你能生活在一个著名的大城市里。北京的八年,对我的精神世界,具有非常重要的塑造作用。我很幸运地赶上了九十年代这个网络时代来临之前的最后的黄金时代,而且很努力地去享受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能给我的一切可能的文化滋养,那诗意浪漫,风花雪月的一切。我那时候,到各大学去听讲座,参加诗会歌会舞会画展,学吉他学国画,苦练英语口语还尝试世界语,去所有的博物馆音乐厅书店话剧舞剧剧场,到市郊游玩,甚至还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王大年老师帮我班排过《雷雨》。那时候北京人艺每次上了新戏都和观众开交流会,看了《天之骄子》,和濮存昕,何冰等主创人员都近距离交流过。交流会后,和“小濮”(当时热心观众对濮老师的爱称)一起推自行车在溶溶月色下走出首都剧场,聆听他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如沐春风的亲切话语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九十年代的北京,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1992年的时候,据我校的学生处长说,大约只有不到百分之四的应届高中毕业生能上大学。能在北京读重点大学的学生,当时是没有太大的对前途的担心的,因为我们都会分配到很好的工作。在大学里,文科艺术科学生不用说了,即使是读理工农医的学生,也有时间有心情有同伴一起,做很多形而上的阅读和思考。同时大量地去参与校园的各种文化活动,比如音乐,诗歌,戏剧,运动,登山,各种学生会和社团的活动。

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高中的时候我有幸考上了我们省最好的省实验中学的数学实验班。那时候我们听谭咏麟,童安格,齐秦,赵传,张雨生,小虎队,伊能静。本科的时候,我们听周华健,罗大佑,李宗盛,林忆莲。本科毕业以后又是高晓松,张信哲,王菲的天下。

上大学以后,受校园文化风潮的影响,我也学过一段吉他,但是我发现我的手指不够灵活,耳音也不敏感,弹弦调弦都成问题,不太适合弹吉他。当时也没有学钢琴的条件。大三那一年,也就是1994到1995那一年,赶上北京音乐厅改革,我和我的一些同班同学,在北京音乐厅,成为了可能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大陆第一批大学生领位员。当时我还作为大学生领位员的代表接待过到北京音乐厅听1995年新年音乐会的时任国家领导人们。

北京音乐厅
(photo courtesy https://www.thebeijinger.com/directory/beijing-concert-hall)

在北京音乐厅的一年,接触到了各种类型的高雅音乐,给我在音乐鉴赏方面,打下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给北京音乐厅的改革发展提了很多意见建议,因此也被评上年度十大优秀观众,得到了十张免费票的奖励。我也因此和我的先生结缘。当时我本来不认识他。但是和他班的一个师姐关系好。我请师姐去听音乐会,师姐要了三张票,带来了她的男朋友,也带来了他们共同的好友我的先生。我当时站在音乐厅前面宽大的台阶上,穿着自己亲手缝制的红色的背带裙,裙裾飘飘的样子,配上音乐厅高大上的背景,一定很动人。让他瞬间产生了非她不娶的念头。这也是高雅音乐的魅力的一个体现吧。

我一直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音乐理论或者是乐器演奏。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天生自带乐器,我唱歌还可以。对音乐的热爱是一直贯穿我的人生的。听得唱得年头多了,从一个作品知道另一个作品,一个艺术家知道另一个艺术家,天长日久,每个爱乐人就有了与自己的心灵和成长经历契合的流行音乐史。所谓古典音乐,也往往是当年的流行音乐。2000年出国以后,因为在美国留学生活的压力非常大,我甚至忙到我在大多数年份,连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是看不全的。但是我们也会偶尔结伴去唱卡拉OK, 排遣乡愁,调剂生活。我也经常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音乐厅 Mondavi Center 看各种艺术演出。在那里我看过朗朗的独奏音乐会。


UC Davis Mondavi Center
(photo courtesy https://www.ucdavis.edu/calendar/arts-entertainment/mondavi-center/)

近几年呢,多了一点点闲暇,在youtube上面看大陆的节目也越来越方便,也是因为重新认识到音乐对心灵的抚慰和引领的作用,我大约是从2014年开始又重新地有意识地去看一些国内的优质的电视节目。从2014年开始,我一直追着看央视的撒贝宁主持的《开讲啦》。从2015年开始,一直追着看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我觉得《我是歌手》这个节目非常的好,因为它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引领和提升广大观众的音乐品味和鉴赏水平。《我是歌手》里面的歌手都是素质非常高的,用总导演洪涛的话说,“都是歌王”,而且加入了很多各方面专家的点评和歌手自述,尤其是从林志炫,林忆莲,李健,萧敬腾等很多优秀的歌手身上,真的是让我觉得从艺术的角度和做人的角度都受益匪浅。《我是歌手》也确实把我的口味给养得更叼了,现在能让我听完整首歌的表演越来越少了。但真好的,我会反复观看聆听。

华语歌手里我目前最喜欢的是两位竭力推崇音乐审美的歌手,李健和王南钧。喜欢李健是有很多渊源的,比如说我和他都是1974年出生,都是东北人,都一起经历了北京的九十年代的风花雪月,而且我们也有对诗歌, 对音乐,对数学的这些共同的爱好。所以我们在心灵上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比如对名利的淡泊,对读书旅行公益的热爱等等,就是很有一种知音(soul mate)的感觉。从来没有特意地追过星。但是今年因为李健作为音乐召唤师的关系,我一直在追《2017快乐男声》,也因为李健的关系,自然就会更偏爱李健队的五个“清泉般的少年”,聚来提,赵晔,陈玮镔,洪雨雷,尤其是全国七强里硕果仅存的王南钧。如果说,李健是用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把“诗意表达”引入流行乐坛。那么王南钧,则是以一种无所畏惧的少年姿态,把他所喜欢的“抽象”的,“接近灵魂”的流行音乐,用“唯美”和“国际化”的形象和表演引领观众。

对于音乐,我是古典流行中文西文都爱,杂食,而且挑食。重作品不重个人。我觉得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高雅音乐的这种对接,从七十年代台湾的李泰祥老师尝试从古典音乐到流行音乐的跨界,联手三毛和齐豫立下了《橄榄树》这样的标杆。到现在的李健,林志炫,龚琳娜,李玉刚,尚雯婕,萧敬腾,华晨宇这些歌手,努力致力于提高现场演出的水平和格调,这是一个传承,而且我特别欣喜地看到了近些年流行音乐领域的很多变化,越来越专业,越来越综合,越来越注意品味,越来越找到中华文化的自信,推崇真唱,尊重现场,加强专业音乐人与音乐爱好者的互动等等。

现在想做专业的流行歌手越来越难了,门槛逐年提高,需要有非常综合的专业素养,有自己的特色特长,竞争非常激烈。所谓素人,绝大多数都是尚未成名的专业人士。另一方面,因为现在的外部条件好,如果孩子确实有天分,家里也支持引导有方,可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比如今年的快乐男声全国15强里,绝大多数都是综合实力非常强的。尤其两位自带仙气的尹毓恪,王南钧,刚刚十八岁就表现出来的音乐天份,音乐品味,音乐才华,专业态度,到为人处世,面对媒体的冷静达观,都让人觉得后生可畏,非常的可喜。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爱好来充实丰盈自己的人生。我想我会一辈子都非常的热爱音乐,而且会一直很努力地做一个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亲力亲为,有较高审美品味的,非常认真的爱乐人。

版权说明:全部版权归“美味生活”网站所有。受美国版权法规保护。引用转载需要注明出处。

450 views

8 comments

  1. 读这篇文章时有一种置身文艺清新的影片的感觉 谁说岁月无声 对于热爱生活的人来说 每时每刻分明都有节奏感 If you are happy, listen to music. If you are unhappy listen to music. Because music is life. Love music Love life.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